| | | 2017年05月13日 星期六
6
国内;国际;公告

德国大选年第二场州议会选举,基民盟逆转取胜

社民党需要“舒尔茨效应2.0”


    马绎

    8日,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总理候选人马丁·舒尔茨在演讲中公布了其政治、经济领域的竞选基本原则。此前一天,法国大选尘埃落定,马克龙的胜选让欧洲主流政治家们舒了一口气。不过,舒尔茨一定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社民党在同天举行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施泰因州(简称石荷州)的州议会选举中输得有些难看。舒尔茨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公布其竞选纲领,或许是对本党前两场州议会选举败选的救赎。

    这是德国大选年的第二场州议会选举,具有一定的风向标意义。基民盟以32%的得票率战胜了仅获27.2%的社民党,逆转取胜。单从数据上进行横向、纵向比较,差距并不大,为何说社民党输得难看呢?首先,今年3月以来,受“舒尔茨效应”带动,社民党在石荷州形势一片大好,支持率一度维持在33%的高位,直到4月底出现拐点,渐渐落后于基民盟,可谓先赢后输。第二,领导石荷州的是社民党政治家托尔斯腾·阿尔毕希,五年来政绩斐然,而其对手———43岁的基民盟州长候选人丹尼尔·君特则名不见经传,因而有媒体讽刺道:“基民盟的无名小卒都能战胜社民党。”第三,此番选举很有可能令社民党输掉本党的传统阵地。虽然社民党得票率排在第二位,但在现有的几种组阁方案下,社民党有可能沦为反对党。

    除了对手的竞选议案深得人心、本党候选人在选举前掉链子外,社民党败选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盛极一时的“舒尔茨效应”已近穷途。

    自社民党在萨尔州州议会选举中以较大比分败给基民盟以来,种种迹象显示出“舒尔茨效应”的消退,主要表现在社民党和联盟党 (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民调的此消彼长。5月初,正值石荷州和北威州州议会选举前夕,社民党民调已然跌破30%。究其原因,主要有如下几点:第一,舒尔茨和社民党高层在媒体对“舒尔茨效应”的炒作中有些飘飘然。“舒尔茨效应”源自其富有感染力的影响和媒体的吹捧,但社民党人似乎没有预见到民众的追捧只是三分钟热度,没能对民意持续下滑的境况作出有效的反应。第二,社民党一度流露出的组成“红红绿”联盟的意图吓退了不少选民。毕竟,中间偏左的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结成左派执政联盟始终是很多选民无法接受的。第三,舒尔茨在德国尚无实际官职,在具体的联邦事务中没有话语权和参与度,不利于其塑造正面的领导人形象。而默克尔作为现任总理,媒体出镜率高,民众能真真切切地看到她为国事奔忙,相形之下,得分不少,正如默克尔所坚称的那样:“执政是最好的竞选 (方法)。”第四,舒尔茨迟迟没有拿出符合民意且有区分度的具体竞选纲领,而这恰恰是选民最为关心的。

    舒尔茨和他的团队也意识到了上述问题,本周一的演讲中,舒尔茨从数字化、税收、投资、社会体制、行政体制、教育等几个方面阐述了本党政治经济领域的竞选原则:实行现代化的、全数字化的公共管理,对从事数字化产业研发的中小企业提供资金援助;不会降低税收,但对中低收入者适当降税;雇主应缴纳和员工等同的医保费用,退休金必须足够应对贫穷;简化行政体制;增加对本国和欧盟的投资,加强对基础设施、科研和教育的投资;将联邦劳工署扩为联邦劳工和培训署,确保失业人士获得新的职业培训等。此外,舒尔茨在演讲中还刻意与左翼党撇清了关系,针对此前部分媒体“捣浆糊”“说空话”的指责,舒尔茨亦作出了回应:“对于我来说,没有兑现不了的社会承诺。”多数媒体均较为中肯地报道了舒氏的新方案,如《时代在线》就客观地评价道:“舒尔茨在争取经济界的信任……并寻求经济理性。”然而,也有部分媒体不买账,认为该纲领含糊、不具体,大路货太多,攻击对手的内容太多,算不上政治经济领域的开拓性讲话。据悉,社民党的最终竞选方案将在6月底的党代会上通过后,向选民公布。

    接下来的重头戏就是5月14日举行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议会选举———作为德国人口最密集的大州,北威州选情向来被视为大选最重要的风向标。舒氏的竞选纲领能否掀起“舒尔茨效应2.0”,助北威州女州长、社民党人卡夫特一臂之力,保住社民党的传统阵地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德人文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上海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