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2016年06月17日 星期五
2
要闻

上图馆藏老报刊和图书集中亮相,“白雪公主”曾经抢了秀兰·邓波儿的风头

近百份文献透露迪士尼和上海渊源


左图为1946年12月17日《文汇报》刊登的《“趣味幻想树”———华德狄斯耐的新作》。
右图为《电影论坛》推出的“米老鼠特辑”。   均上海图书馆提供

    本报记者 李婷

    迪士尼第一部动画长片面世仅半年便登陆上海,并成为当年沪上最卖座的电影之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林语堂曾先后3次以米老鼠为题撰文,赞赏迪士尼卡通片的幽默态度……上海迪士尼正式开园之际,一场以“迪士尼与上海的渊源”为名的文献展在上海图书馆展出。展览通过近百份上海图书馆珍藏的老报纸、旧期刊和图书文献,力图还原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迪士尼在上海的传播足迹。

    “白雪公主”每日连映5场,场场爆满

    1937年12月21日,迪士尼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在美国上映。仅半年之后,也就是1938年6月2日,这部影片已正式登陆上海,甫一上映便一票难求,成为年度最卖座的电影之一。据《申报》记载,当时丽都大戏院、大上海大戏院、平安大戏院、南京大戏院、辣斐大戏院分别以5.2万余人、3万余人、3万余人、2.5万余人、2万余人的观影人数位居上海各大影戏院前5位。当时有评论说:“无论是中国或是外国小孩,现在都已把爱羡秀兰·邓波儿的心,转移到白雪公主身上来。以前,秀兰的洋囡囡极受欢迎,今年的大众爱物,就是这白雪公主。”据文献记载,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平均月薪约为14元,《白雪公主》的票价最高涨到8元一张,但该片在第二轮影院公映时,仍保持着“每日连映5场,而无场不满”的火爆场面。

    而迪士尼随后推出的 《木偶奇遇记》,在上海也获得了极大的关注。比如,《家庭》杂志在当年第4期,花了整整17页的篇幅介绍这部动画片;1940年4月28日出版的《大美周报》则另辟蹊径,从电影制作的角度报道了迪士尼在制作《木偶奇遇记》上面所花费的心血。《好莱坞》杂志除了介绍《木偶奇遇记》,还在第75期刊登了明星照片公司联合电影院方推出的影片场景照片,一共10张。这种类似今天电影衍生商品的营销模式,居然在76年前就出现在了上海,不得不感叹沪商的经商头脑和上海的“摩登”程度。

    上海电影人不甘落后,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 《铁扇公主》由此诞生

    其实,在电影之前,迪士尼的动漫已进入沪上市民的视线中:早在1936年上海中华书局就在沪上出版发行了 《米老鼠漂流记》 一书,1950年前沪上出版发行的迪士尼图书著作至少有12种之多,包括卡通绘本译著、根据电影内容再创作和自创的连环画等。而媒体的报道更早:1932年1月,《良友》 杂志率先用整版介绍了迪士尼和他的米老鼠。有趣的是,当时沪上媒体上出现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称呼可谓五花八门,华纳狄司耐、华德狄司耐、华脱迭斯耐、华尔脱狄士南、华尔狄斯里等不一而足;而米老鼠曾被叫做米鼠,白雪公主唤作雪姐儿,唐老鸭则被称为唐鸭子、唐奴鸭或鸭子唐纳。

    在大多数赞誉声中,也有媒体发出了中肯的声音。以 《文汇报》1946年12月 31日刊载的 《“幻想曲”与华德狄斯耐的歧途》 一文为例,文中指出:“《幻想曲》 是好的,然而我们以为他 (华特·迪士尼) 还可以作得更好一些。技巧方面是超越的,然而论到内容实质就不无缺点。一般的批评起来,8个乐曲中,只有第二曲的‘胡桃踊舞曲’与最后的‘圣母颂’是完全令人满意的……这使人觉得非常遗憾……”

    面对迪士尼动画热,上海的电影人也不甘落后,推出了自己的卡通作品。其中,以万古蟾、万籁鸣等万氏兄弟影响最大。1936年《竞乐画报》曾刊登万古蟾与其创作的卡通形象,称万古蟾为“中国的华德·迪士尼”,漫画底部还附了一行字:“卡通漫画现在在中国很风行,万古蟾昆仲四人所做卡通影片已不少,为明星公司特别出品。”甚至国外媒体也对此报道,美国知名的《体育画报》当年报道了万氏兄弟制作属于他们的“米老鼠”。万氏兄弟1941年推出中国第一部、世界第四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使得中国电影首次与美国电影在世界范围内被相提并论。

上海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