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2016年01月23日 星期六
7
2016-一月-23
笔会

华师大的姑娘


    毛尖

    上个星期,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神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突然走红网络,跟着一起走红的,还有“华师大的姑娘”,因为神曲唱道:张士超你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我到处找不到,到处问不到,你带着姑娘,去了闵行,国定路落叶满地,我冻得不行,华师大的姑娘真的那么可爱吗?

    此歌以史诗的方式唱出来,有点像伍迪艾伦电影中的合唱,内容和形式之间似乎有很大距离,但细想想,这个年头似乎也没有什么比爱情更史诗的东西,所以也就般配。至于华师大姑娘,到底可爱不可爱,听我告诉你。

    华师大历来不缺女生,上个世纪我还是华师大姑娘的时候,学校舞会的男生主力就是由本校、交大、同济以及华政等几所学校构成,所以,遇到华师大姑娘你得好好珍惜,因为她是见过了很多好男孩以后选择了你。当然,华师大姑娘也会珍惜你,因为她知道,你们不远万步来到华师大,你们从芸芸众男中突围出来依然选择喜欢姑娘,光是这点就很不容易。

    因此,“爱在华师大”不是口号,是态度。丽娃河养育诗人,养育被诗人乱了神的姑娘,这些都是文艺的说法。丽娃河的真实启示是,如果你不时刻看着它,它就会长很多很多水葫芦。所以华师大的姑娘知道用心的必要,她偶尔的撒娇不过是宣誓主权,更经常的情况是,等你买好快餐她已经把筷子擦干净,等你吃好她已经把纸巾放在你手边,等你走的时候她会把围巾帮你系紧。岁月不短也不长,华师大的姑娘既不想成为你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也不想成为你心口上的朱砂痣,她要和你一起奔波在这个城市的雾霾里,和你一起去经历岁月的赏赐和伤害。

    甚至,如果哪天你和华师大姑娘分了手,你和北师大姑娘好上了,有一天,你读到这么一段话,“我们走后政府可能会来给你们修路、盖学校、建医院,……是因为我们来过”,你会莫名地觉得这句话说得好,不光因为这句话的原句是格瓦拉说的,不光因为这句话有着史诗般的力量,而是,莫名其妙地,你突然想到了你的华师大姑娘。

    因为华师大姑娘来过,因为她曾经用朴素的方式塑造了爱情的地平线,不仅你,不仅华师大姑娘自己,包括北师大姑娘,心里都会装着这地平线,而且,这个地平线会从你的爱情记忆中向外延伸,生长到你选择的职业,你选择的书籍,你选择的咖啡。当你被花里胡哨的声音蒙住了心田,你会想到华师大姑娘的歌声,“亲爱的,我们现在就回家”,葡萄爬到架上,鸟儿回归春天的巢,我们该回家。

    这是华师大姑娘,她是春天的立法者。当然,如果你伤了她的心,她也不会怯于给你一个响亮的响亮的耳光。从闵行校区跑到中北校区,常常就要半天的光阴,华师大姑娘的手劲都不弱,我可以向你保证。

    还能向你保证的是,如果你一辈子没有遇到过一个华师大姑娘,你就会像神曲唱的那样,冬天里“冻得不行”。

上海报业集团 版权所有